<th id="jjrnp"></th>
<span id="jjrnp"><video id="jjrnp"><strike id="jjrnp"></strike></video></span>
<span id="jjrnp"><video id="jjrnp"></video></span>
<strike id="jjrnp"><noframes id="jjrnp">
<span id="jjrnp"><noframes id="jjrnp">
<span id="jjrnp"><video id="jjrnp"></video></span><th id="jjrnp"></th>
<strike id="jjrnp"><video id="jjrnp"></video></strike>
<ruby id="jjrnp"><video id="jjrnp"><ruby id="jjrnp"></ruby></video></ruby><th id="jjrnp"></th>
<th id="jjrnp"></th><th id="jjrnp"><noframes id="jjrnp"><th id="jjrnp"></th>
<thead id="jjrnp"><noframes id="jjrnp">

茶道人生感悟:茶的美好,原本不在于茶

2021-06-07 17:12:56 來源:黑白茶文化

茶道人生感悟:茶的美好,原本不在于茶,而在于喝茶時的自己,就像雨的美好,原本不在于雨,而在于雨中的天地。喝一壺茶,給枯燥焦渴的心田下一場雨,把生活重新拾起,在茶中釋然,在茶中放下,在茶中得到久違的滋味。

春天有雨,所以萬物生長,枝葉常新。

而人生,無論是蒙塵,還是枯燥,若還有清茶在手,甘霖入喉,也可以滌煩憂,解焦慮,溫潤心里的一方田。

,是生命里的一場雨。

絢爛的花,靜美的葉,妙不可言的意趣,都因此應運而生。



茶使人敏而靜。

老舍先生在《多鼠齋雜談》中寫道:“我是地道中國人,咖啡、可可、啤酒皆非所喜,而獨喜茶。有一杯好茶,我便能萬物靜觀皆自得?!?

作為資深茶客,老舍生前有個習慣,就是邊寫作邊品茶,一日三換茶,泡得濃濃的。

以清茶為伴,文思泉涌,難怪能創作出《茶館》這等不朽名篇。



冬吟白雪秋吟月,詩清卻為飲茶多。

愛茶的人,因這心頭微雨的滋養,眉宇之間,亦別有一番清氣。

納蘭容若便是這樣一個男子。他一生愛茶,所以情根深種,像一株水墨寫意的蘭花,籠著淡淡的哀愁與愛意。

每每讀到那句:“箜篌別后誰能鼓,斷腸天涯。暗損韶華。一縷茶煙透碧紗?!倍寄芟氲侥请鼥V的紗窗,縹緲的茶煙,都如同置身江南煙雨,令人魂牽夢繞。

仁者樂山,智者樂水,才者樂茶。

愛茶的人,性子多半是柔和的,眼眸多半是清亮的,像明麗的山水,剛剛得了春雨的洗禮,故而更宜成為真與美的代表。



蕓蕓眾生,勞碌奔波,難免也要沾染風塵,所以更應多多飲茶。

畢竟,茶滋潤的不僅是身體,還有心靈,滌蕩的不僅是五臟,還有精神。

茶的美好,原本不在于茶,而在于喝茶時的自己,就像雨的美好,原本不在于雨,而在于雨中的天地。



喝一壺茶,給枯燥焦渴的心田下一場雨,把生活重新拾起,在茶中釋然,在茶中放下,在茶中得到久違的滋味。

當煩擾隨茶而去,欣慰伴茶而來,愿你如同一棵被春雨眷顧的小樹,葉片清亮,泛著柔和的光。

大家都在看

相關內容

猜你喜歡

prevnext
av一本久道久久波多野结衣
<th id="jjrnp"></th>
<span id="jjrnp"><video id="jjrnp"><strike id="jjrnp"></strike></video></span>
<span id="jjrnp"><video id="jjrnp"></video></span>
<strike id="jjrnp"><noframes id="jjrnp">
<span id="jjrnp"><noframes id="jjrnp">
<span id="jjrnp"><video id="jjrnp"></video></span><th id="jjrnp"></th>
<strike id="jjrnp"><video id="jjrnp"></video></strike>
<ruby id="jjrnp"><video id="jjrnp"><ruby id="jjrnp"></ruby></video></ruby><th id="jjrnp"></th>
<th id="jjrnp"></th><th id="jjrnp"><noframes id="jjrnp"><th id="jjrnp"></th>
<thead id="jjrnp"><noframes id="jjrn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