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jjrnp"></th>
<span id="jjrnp"><video id="jjrnp"><strike id="jjrnp"></strike></video></span>
<span id="jjrnp"><video id="jjrnp"></video></span>
<strike id="jjrnp"><noframes id="jjrnp">
<span id="jjrnp"><noframes id="jjrnp">
<span id="jjrnp"><video id="jjrnp"></video></span><th id="jjrnp"></th>
<strike id="jjrnp"><video id="jjrnp"></video></strike>
<ruby id="jjrnp"><video id="jjrnp"><ruby id="jjrnp"></ruby></video></ruby><th id="jjrnp"></th>
<th id="jjrnp"></th><th id="jjrnp"><noframes id="jjrnp"><th id="jjrnp"></th>
<thead id="jjrnp"><noframes id="jjrnp">

東莞知名景區人為毀林違建長達近20年,毀林面積累積近2000畝

2022-05-16 09:49:07 來源:徽記大興

人為破壞林木面積近2000畝,大量樹木被砍伐、丟棄,造成水土流失; 在公園景區內毀林挖山,建大小墳墓;公園景區內有60多處違法建筑,其中有兩棟別墅各占地約300平方米;以上描述就是中國首家民營國家森林公園——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

這個事該誰管?——觀音山維權事件之毀林案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良好生態環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用最嚴格制度最嚴密法治保護生態環境”“我們要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

領導的語重心長,敦敦教誨,卻被那些毀林分子,當成了耳旁風。為了樹牢這一理念,各級林草主管部門加大了破壞森林資源案件查處力度。

7月12日,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召開2021年第三季度例行發布會。會上通報了12起違法違規破壞森林資源典型案件。這12起案件,發生在全國各地,樁樁都性質惡劣,影響極壞。

然而,這12起案件只是被報道處理的,那些被各大利益勢力想盡辦法掩蓋的,沒被處理的又有多少?誰去管?

人為破壞林木面積近2000畝,大量樹木被砍伐、丟棄,造成水土流失;

在公園景區內毀林挖山,建大小墳墓20多座,多數占地面積為50平方米至100平方米,其中有兩座墳墓占地面積超過300平方米;公園景區內有60多處違法建筑,其中有兩棟別墅各占地約300平方米,建設時砍伐森林近6畝,推平山坡約3800平方米。另一棟別墅建筑面積約500平方米,占地面積超過2500平方米。

未批先建的西氣東輸管道工程,給國家森林公園留下了一道難看的三公里“疤痕”……

以上描述就是中國首家民營國家森林公園——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以下簡稱:觀音山)。

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位于東莞市樟木頭鎮境內,是全國首家民營國家級森林公園。東莞觀音山規劃面積為18平方公里,坐擁東莞市內最大最完整的原始次生林,被譽為“南天靈秀勝境,森林康養福地”。觀音山地處粵港澳大灣區的中心腹地,港、深、莞、廣等核心城市都在其1小時生活圈內,是集森林氧吧、文化體驗、姻緣許愿于一體的國家AAAA級旅游風景區。曾獲“國際生態安全旅游示范基地”、“廣東人最喜愛的旅游目的地”、 “森林美景攝影地”、“粵港澳大灣區年度最佳生態旅游企業”等殊榮。2021年更是被人民政協報發文稱贊為“兩山論”理念的鮮活樣本,成為了全國發展森林文化旅游事業的成功典范。

難以想象,兩山論”理論實踐在全國的鮮活樣板,被人踩滿了腳印。 藐視法律,肆意踐踏生態紅線的人,依舊活得瀟灑。 遵紀守法,努力保護生態環境的人,反而遭受欺凌。

到底是什么樣的人可以無視法律?

觀音山背景介紹:

觀音山公園以前只是一座荒山,上世紀九十年代后期,東莞市樟木頭鎮石新村委自籌資金興建觀音山森林公園。由于當時的旅游環境還不好,村委會也沒有會做旅游開發的人才,經營不善,導致建設資金緊張,工程只進行不到十分之一而停工,成了“爛尾工程。”后來四處尋找敢接盤者,幾經周折找到了東莞當地企業家黃淦波。

經過多次洽談,黃淦波同意接手。雙方于1999年11月底與東莞市樟木頭鎮石新村簽訂《東莞觀音山森林公園聯合開發合同書》,承包期限為50年,且合同約定:由黃淦波獨立投入資金,由石新村利用集體土地,聯合開發生態旅游項目。在50年的合同期內,觀音山公園的土地以及森林的所有權歸石新村所有,經營權、管護權歸黃淦波所有。

后來,東莞市人民政府于2000年12月21日,批準成立觀音山森林公園(東府辦復[2000]458號文),占地面積約26000畝。隨后,黃淦波便成立了“東莞市觀音山森林公園開發有限公司”,加大建設步劃。

隨著觀音山公園多年的努力發展,景區經營業績蒸蒸日上,也吸引了不法分子的“眼紅”。

那究竟是什么人在眼紅?

從2004—2020年,樟木頭鎮石新社區書記蔡樹生等人在利益的驅使下,庇護縱容多人在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內毀林違建別墅、工廠、會所、農家院、臨時商鋪、住宅60多棟,砍伐森林種植果樹、修建擴建豪華墳墓,以及相關部門、公司違法毀林施工西氣東輸工程。拒不完全統計,毀林累計面積近2000畝。所以作者把2004—2020年出現的一系列的毀林事件統稱為:觀音山毀林案。

一、毀林違建別墅。

(一)2002年,香港居民潘寶燕及其四個子女,非法取得《集體土地建設用地使用證》。潘寶燕及其四個子女均為香港居民,該五人于1997年都分別取得廣東省東莞市樟木頭鎮石新村飛云山120平方米山地作為宅基地。隨后,在石新社區書記蔡樹生的支持下,未經公園和市林業局批準,公然違反《森林法》《森林公園管理辦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實施條例》等多條法律明文規定,擅自強行在公園內吉祥路旁霸占了宅基地違建6層約2000平方米的別墅頤雅山房,隨后還不滿足得寸進尺,又強行霸占公園內人行道,在門前違建圍欄。

配圖:觀音山公園內豪華別墅頤雅山房。

(二)香港居民余興,1994年買下了別人位于觀音山公園里的一幢別墅,然后2009年未經觀音山公園和省級國家林業部門批準,公然違反《森林法》《森林公園管理辦法》《國家級森林公園管理辦法》《土地管理法實施條例》等多條法律明文規定,強行砍了約1000平方米森林,并擴大使用面積約1500平方米,又建起了一幢別墅,共兩棟別墅。

配圖:余興別墅,強行砍伐了約1000平方米森林,并擴大使用面積約1500平方米,又建起了一幢別墅,共兩棟別墅。

(三)2009年,石新社區書記蔡樹生等人在明知道觀音山公園已成為國家級森林公園的情況下,未經公園同意和國家林業局批準的情況下,公然違反《森林法》《森林公園管理辦法》《國家級森林公園管理辦法》《土地管理法實施條例》等多條法律明文規定,在公園內核心區違法強行推毀林地近6畝,建了二幢大型別墅,各占地約300平方米。后因毀林施工導致水土流失,山體滑坡,才被迫于2020年6月份拆除了一棟。

配圖:在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內,蔡樹生毀林違建兩棟別墅,因水土流失山體滑坡于2019年拆除一棟,現場一片狼藉,嚴重影響公園景觀。

這么大的豪宅建在國家森林公園的土地上,你說住在里面得多舒服?

有讀者就支招了,趕緊投訴??!結果,輕描淡寫的回信,正大光明的掩蓋毀林的違法事實。

據觀音山方相關負責人介紹,觀音山長期無數次向當地政府和林業主管部門進行反映和投訴,但一直沒有引起重視,沒有依法查處。而且每次回復基本上都是答非所問,敷衍了事,且從來不去追究相關毀林違建人員的法律責任。

有網友評論:既然對于違法人員沒有相應的法律懲罰和約束,誰又會去主動遵守法律?法律形同虛設,那還要法律干嘛?實在不行,就借助媒體的力量曝光他們。

在網上搜索“觀音山違建別墅”,媒體的新聞報道基本上能鋪滿整個頁面,然而,有用嗎?

也有一些懂法律知識的正義之士坦言,起訴吧,我們幫你們觀音山打官司。以下是2019年起訴“名門”別墅主人余興和2020年觀音山起訴“頤雅山房”別墅主人潘寶燕毀林違建別墅,東莞市第三人民法院的民事判決書。

明明證據確鑿,結果慘遭駁回,觀音山敗訴。法院只需要余興出示批復的土地面積,就可以得出余興是否有違建情況,如批復面積是280㎡,然而你建房實際占地面積高達1991㎡,只要不瞎,怎么看不明白?

敗訴后,觀音山方繼續上訴。結果,到東莞中級人民法院后依舊維持原判,觀音山敗訴。

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為什么明明違法占地事實清楚,證據充分,依舊會敗訴?

我們繼續看第二宗案子,觀音山起訴“頤雅山房”別墅主人潘寶燕。

配圖:觀音山民事起訴狀。

我們暫且拋開2002年香港居民潘寶燕及其四個子女,非法取得《集體土地建設用地使用證》的事不談。就單純的說,潘寶燕及其四個子女均為香港居民,在1997年分別取得東莞市樟木頭鎮石新村飛云山120㎡山地作為宅基地。5個人,每人是120㎡,合計起來也就是600㎡。結果潘寶燕及其四個子女總用地面積高達1934㎡。

可以說,觀音山方的訴訟請求沒有任何問題,然而,依舊敗訴。我們可以看下,潘寶燕方的答辯狀。

我們無法得知東莞市自然資源局樟木頭分局是怎么確認界限范圍的?明明是一棟本只有600㎡使用面積的住宅,結果潘寶燕及其四個子女總用地面積高達1934㎡。五層高的豪華大別墅,鮮活的立在了國家森林公園核心景觀的土地上,竟然說沒有超面積。

這難道不是睜眼說瞎話嗎?

在第二個案件中,潘寶燕還追加石新社區書記蔡樹生為第三人參加訴訟。蔡樹生此前就多次侵害過觀音山的根本利益。

曾在2010年2月1日,石新社區就向東莞市第三人民法院起訴黃淦波、觀音山森林公園開發有限公司,請求解除雙方之前簽訂的聯合開發合同,判決歸還觀音山經營權,要求法庭將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總體規劃作廢,將觀音山降格為市級森林公園。

2010年5月7日,基于雙方合作期間觀音山景區遭到石新社區惡意侵害,黃淦波、觀音山森林公園開發有限公司向廣東省高院反訴石新社區,請求判決石新社區停止侵害,排除妨礙,繼續履行合同。

2010年5月28日,廣東省高院決定受理,并將石新社區向東莞市第三人民法院起訴黃淦波的案件一并移送高院并案審理。

2010年9月20日,石新社區向廣東省高院申請變更訴訟請求,改“解除雙方合同”為請求判決確認石新社區與黃淦波簽訂的聯合開發合同無效。9月27日,法院組織開庭質證。庭審階段,石新社區提供了一份2010年4月16日由多名村民簽字的意見書,稱黃淦波和觀音山森林開發有限公司侵害村民權益,強烈要求收回公園經營管理權。

對此,黃淦波認為,2010年的村民意見書不能代表1999年的村民意見,而當時國家的《村民委員會組織法》未就觀音山承包需要通過村民會議提出相關規定。

為了證明觀音山景區在合同期間受到當地社區非法侵害,黃淦波提交了一份2005年石新社區的復函,該復函內容主要反映當時景區私砍林木種果樹的問題。黃淦波還提交了有人在觀音山私自興建別墅的資料,石新社區則默許觀音山上違規建別墅等事實。

廣東省高院審理認為,黃淦波于2002年在東莞市工商局登記成立觀音山森林開發有限公司,經營范圍就是觀音山的投資;2005年觀音山獲國家林業局批準設立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均說明觀音山公司經營觀音山森林公園的合法性。

2012年11月,廣東省高院依法作出判決:確認石新居委會(石新社區)與黃淦波分別于1999年11月30日、2001年9月3日簽訂的《聯合開發合同》、《協議書》為有效合同,石新居委會與黃淦波、觀音山公司均應按約定履行合同;駁回石新社區訴訟請求;駁回黃淦波、觀音山公司的其他反訴請求。

石新社區不服一審判決,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訴。石新社區稱,原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原審判決認定事實錯誤,并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了相關證據。

最高人民法院經多次復核審查,并組織專家多次質證、舉證研判,于2014年3月30日對觀音山經營權案做出終審判決,判定石新居委會提出的證據不足以證明《聯合開發合同》不能繼續履行,駁回石新社區居委會的上訴,維持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的判決。

就這樣,持續8年之久的觀音山公園經營權之爭,終以最高法院的終審判決得以完全確定,觀音山勝訴。

為什么觀音山會贏?那是因為官司打到了最高法院,東莞市某些貪官的手還伸不了那么長。

前文,我們就介紹過觀音山。觀音山以前只是一座荒山,上世紀九十年代后期,東莞市樟木頭鎮石新村委自籌資金興建觀音山森林公園。由于當時的旅游環境還不好,村委會也沒有會做旅游開發的人才,經營不善,導致建設資金緊張,工程只進行不到十分之一而停工,成了“爛尾工程。”后來四處尋找敢接盤者,幾經周折找到了東莞當地企業家黃淦波。

經過多次洽談,黃淦波同意接手。雙方于1999年11月底與東莞市樟木頭鎮石新村簽訂《東莞觀音山森林公園聯合開發合同書》,承包期限為50年,且合同約定:由黃淦波獨立投入資金,由石新村利用集體土地,聯合開發生態旅游項目。在50年的合同期內,觀音山公園的土地以及森林的所有權歸石新村所有,經營權、管護權歸黃淦波所有。

說到這里基本上廣大讀者對整個事件的脈絡就清晰了:觀音山方經過多年的艱苦發展,成為廣東省乃至全國的知名景區。結果這時,石新社區眼紅了反悔了,就想要強行搶奪過去。最后,石新社區搶奪失敗,以觀音山勝訴終結。

這也是為什么潘寶燕想追加石新社區蔡樹生第三人的根本原因,敵人的敵人不就是自己的朋友嗎?

——插播以上內容,只為讓廣大讀者清晰的了解觀音山和石新社區的歷史關系,方便閱讀此文。

(二)毀林違建工廠、會所、農家樂、住宅60多處。

除了以上毀林違建的別墅,自2004—2020年,在石新社區書記蔡樹生等人的包庇縱容下,仙泉燒雞店、草莓園、信鵬彩石廠、熏蒸養生會所4處經營性項目、多家臨時商鋪、住宅等超60處的違法建筑在觀音山公園內拔地而起。

廣東觀音山森林公園被譽為“南天靈秀勝境,森林康養福地”,規劃面積為18平方公里,坐擁東莞市內最大最完整的原始次生林,保護其生態環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按照1999年11月30日,黃淦波與石新村(今石新社區)簽訂的聯合開發觀音山森林公園合同。該合同第四條明確規定了承包方聯合開發項目和所經營土地的面積范圍:門樓以內包括飛云山、筆架山、仙宮嶺、觀音山等在內的山林和原始次森林以及景區門樓內停車場、苗圃等地均在公園的開發保護范圍內。

多年來,石新社區書記蔡樹生等人,對觀音山公園的邊界線故意不予承認,同時也一直拒絕提供有關原石新村范圍的“紅線圖”,蔡樹生根本不遵守并違反雙方協議約定及《土地法》等相關法律規定,反而還變本加厲,頻頻做出侵害承包經營方正當權益的事:他采取不法手段逐漸“蠶食”觀音山公園,長期霸占公園停車場、私占苗圃等土地拒不歸還。

觀音山公園把所有在公園內違章違法的非法建筑情況,長期多次向當地林業、自然資源等相關政府主管部門投訴反映,至今沒有引起重視。2018年12月,觀音山向國家自然資源督察廣州局進行舉報后,有些部門只能派人到觀音山公園調查情況,最后也是敷衍了事,走個過場,再無后續。主管部門的不負責、無作為,互相推諉,助長了不法分子的囂張氣焰。

國家三令五申,主流媒體多次曝光,觀音山的違規建筑,依舊屹立不倒,反而呈愈演愈烈之勢。 這群毀林違建的利益集團,談笑間,讓國家級森林公園的森林,大面積被砍伐,林地被推平,一棟棟違建,像一根根利刺,深扎在國家森林公園的土地上,觀音山22年耗盡心血打造的生態美麗畫卷,已千瘡百孔,滿目瘡痍。

配圖:觀音山公園內密密麻麻的違建

配圖:觀音山公園內的違建房和苗圃(航拍圖)

配圖:觀音山公園內的違法建筑仙泉燒雞店。

配圖:觀音山公園內違法建設的草莓園。

配圖:觀音山公園內的違法建筑信鵬彩石場。

配圖:觀音山公園仙泉水庫邊的違法建筑熏蒸養生會所。

配圖:觀音山公園內違法施工現場,毀林修建休閑園。

配圖:觀音山公園內違法修建的工廠,工廠大門未顯示名稱。

配圖:觀音山公園內違法施工修建的住宅。

配圖:觀音山公園內違法施工修建的住宅。

配圖:觀音山公園內村民砍伐林木違法修建的高檔住宅。

三、毀林違建墳墓。

自1999年11月,公園內就時常出現毀林違建豪華墳墓的情況,而且屢禁不止。公園管理方多次向東莞市林業局、東莞市民政局等有關部門反映。東莞市民政局承認公園內的“豪華墳墓”沒有辦理任何手續,純屬違建。相關部門承認是違建,但就是不作為,公園內墳墓至今仍未被依法拆除或遷出。

觀音山公園區內發現大小墓地有20多處,占地面積從50平方米到300平方米不等,其中有7、8處是最近十來年毀林后新建或翻建的,其中有兩座“豪華墳墓”甚至占地300多平方米。

配圖:毀林300多平方米違規建設的豪華墳墓。

配圖:毀林300多平方米違規建設的豪華墳墓,觀音山公園就此反映到東莞市林業局及當地鎮政府部門。一些部門介入調查后,該墳墓上面蓋上了綠網。

配圖:蔥綠的在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里隨處可見的墓地。

2021年7月19日,公園方安防人員在日常巡邏時,發現有村民私自在國家森林公園的林地上(門樓往里走500米,右手半山腰位置),進行違法毀林新建和翻新擴建墳墓兩處。經公園方工作人員測量了解,一處違法毀林新建墳墓占林地面積為67.6㎡(寬5.2米,長13米),一處違法翻新擴建墳墓占林地面積58.5㎡(寬6.5米,長9米)。對此,公園方管理人員第一時間向上級主管部門進行反映投訴。但截至目前,依然沒有上級主管工作人員前來查明情況。在此期間,公園方又多次撥打上級主管部門(東莞市城市管理和綜合執法局樟木頭分局、樟木頭鎮農林水務局)電話進行反映,但均無人前來跟進處理。

配圖: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內違法毀林新建的墳墓(經測量占林地面積67.5平方米)

配圖: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內違法毀林翻新擴建的墳墓(經測量占林地面積58.5平方米)

無奈之下,公園方管理人員于2021年9月6日上午11:44分向12345熱線反映問題:有公園周邊村民違法砍伐林木新建和翻新擴建墳墓兩處。

9月7日14:13分,12345發送回復短信稱已轉接工單編號為:0821090611240342401【樟木頭】正式受理,請您耐心等待。

經過18天的等待,9月24日,0821090611240342401【樟木頭】回復了事件處理結果的短信。

文本復制。如下:

市民反映位于樟木頭筆架山觀音森林公園內進入50左右草莓園上方的山坡上有毀林修墳行為,農技中心工作人員立即會同社區干部和屬地護林人員前往現場核查,經現場核查,該地為村民荔枝園,地上的枯枝落葉是果農正常修剪管果產生,無伐根,未發現有砍伐樹木行為。對于投訴人所說的墳墓,根據《東莞市民政局關于對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內有關墳墓進行整改的函》(東民函[2020]192號),公共服務辦著手對觀音山森林公園范圍內的墳墓進行整改,其中一座就是熱線工單涉及的墳墓。墳墓是一座陰宅,于1953年修建,屬于舊墳墓,占地面積40平方米。我辦于2021年7月15日開始對該墳墓進行整改,采取的措施是拆除硬化設施,對金塔進行覆土深埋,并對周邊進行復綠。

以上為短信回復,不僅表達極不嚴謹,更令公園方產生諸多疑問:

首先,按照對方短信回復的字面意思,公園方發現的毀林新建和翻新擴建的兩處墳墓原來是,根據《東莞市民政局關于對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內有關墳墓進行整改的函》(東民函[2020]192號),公共服務辦著手對觀音山森林公園范圍內的墳墓進行整改。也就是說公共服務辦的整改工作是在本來沒有墳墓的國家森林公園的某林地上毀林開發新墳?另外,根據發文整改時間為2020年,2021年9月份了才開始整改是不是相關部門反應遲鈍?第二,舉報后便回復稱整改,時間上是不是太過巧合?

其次,樟木頭相關主管部門顛倒黑白,在處理結果中稱:地上的枯枝落葉是果農正常修剪管果產生,無伐根,未發現有砍伐樹木行為。

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如果沒有發現林地上有砍伐樹木的痕跡和行為。那么請問新建墳墓周邊的樹木去哪兒了?或許只有一種可能,新墳周邊林地上的樹木和根部都被砍伐挖掘或掩埋,所以相關部門人員查無痕跡。

配圖:2020年12月份拍攝圖,可以明顯看到黃圈中間沒有墳墓。

配圖:2021年7月22日拍攝新圖,黃色圓圈中間有兩處墳墓,中間一處是毀林新建墳墓,左下方一處是翻新擴建墳墓。

同時,0821090611240342401【樟木頭】的處理結果,對于2021年7月19日從無到有(航拍圖片為證)違法毀林新建67.6㎡的豪華墳墓和翻新擴建的墳墓卻只字不提,既不拆除墳墓也不懲罰相關毀林人員,反而說是公共服務辦在整改。這不就是明晃晃的被舉報后,相關部門工作人員為了逃避追責,托詞說是在公辦,阻止市民舉報,明顯為知法犯法,掩蓋事實真相。

最后,根據對方短信要求,需要對本次調查結果進行評價。公園方工作人員進行回復后,竟然顯示7天內未評價已過期。

從2021年9月6日撥打12345投訴電話,9月7日12345轉接工單編號為:0821090611240342401【樟木頭】正式受理。直到9月24日0801090611240342401【樟木頭】才進行答復。公園方于9月26日想對調查結果進行不滿意評價,卻顯示過期了,無奈的是公園方根本沒有對此進行評價,也沒有超過七天時限。

為什么觀音山多年來向當地主管部門反映園內違建問題,始終得不到有效解決,反而一直處于惡性的延續違建中?

觀音山負責人表示,在東莞經商多年,東莞地界地方幫派勢力深厚,自成體糸,對中央方針政策陽奉陰違,貪腐惡習橫行,錢權交易為常態,破之,則具有典型示范意義。有些人巴不得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早點關門,如此可以掩蓋毀林近2000畝以及違建別墅、工廠、會所等等違法的行為??墒?,為了保護這片森林,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管理者依然在艱難中恪守保護原生態環境中求得發展,并且將一座荒山變成當今國家4A旅游景區。

這些韌性固然值得肯定,同樣,當地的政商環境也更令知道東莞這個地方的各方人士憂心。 中央提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要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綠水青山,就要在典型的生態環境混亂上刮骨療傷。這些原生態的自然資源,一旦破壞難于修復,甚至都要付出代價。然而,拆除這些違建,應該不只是第一步,接下來,還要追責處罰,嚴查嚴處權錢交易。也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從根源上杜絕類似事件的死灰復燃,漫延無序。

(四)毀林種植果樹。

自2004年開始,觀音山公園內的仙泉水庫四周及正門樓的兩側區域和會展中心與半山酒店交匯處等區域的森林,因石新社區領導的放縱或參與,東莞市林業局的查處不力,被大面積砍伐森林,改種經濟林木(主要是荔枝樹)。導致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的核心生態保護區內的大片森林遭到嚴重破壞。盡管觀音山公園多年來無數次以書面、電話和當面等多種形式向東莞市林業局報案反映。但東莞市林業局及森林公安均以各種理由拒絕受理或敷衍搪塞。

2019年4月17日,觀音山公園工作人員在巡查時,在公園大門里“七星圍”山頭發現有村民砍伐森林開荒種菜種果樹。經現場測量,此處新開辟的菜園果園砍伐林木數不詳,毀林面積有500多平方米。2019年4月22日,觀音山公園就此向東莞市森林公安分局書面報案,但被告知不予接收,要求向東莞市林業局舉報。2019年4月27日,觀音山公園向東莞市林業局進行了書面舉報,并附上了現場相關照片證據,并于2019年5月31日委托律師再次向東莞市林業局進行了書面舉報。

2019年7月17日,東莞市林業局書面答復,稱現場沒有發現砍伐樹木情況,并已于2019年6月督促屬地社區對該兩處被開墾的地塊進行植樹復綠,同年6月19日,屬地社區已對該地塊進行了植樹復綠。

2020年11月19日,觀音山公園工作人員發現“七星圍”山頭處又新有150平的林地樹木被砍,并且現場有林木被新砍的痕跡,于是在11月20日就向東莞市林業局再次書面舉報。

2021年1月15日,東莞市林業局自己沒有到現場查看的情況下就書面答復,竟然謊稱該處與此前2019年舉報的地方為同一地點,因去年復綠種植的樹苗枯死,導致目前該地塊尚沒有林木覆蓋。

明明現場遺留有被砍伐的林木和林木被砍伐后留下的根部被砍痕跡清晰可見,東莞市林業局為什么還要說謊稱現場沒有發現砍伐樹木情況?既然林木被毀是事實,那么,是誰毀的?只是讓社區植樹復綠就是依法處理了嗎?現場有沒有植樹復綠?植樹復綠是否符合規范要求?對這些,東莞市林業局沒有查清,只是書面答復了事,屬于嚴重的形式主義,是典型的不作為。

在觀音山公園內的仙泉水庫上游,暨兩個高壓線鐵架中間及周邊范圍有兩塊地方,共有6164平方米(9.246畝)的原有森林樹木已經被損毀不復存在了,其取而代之的是人為栽下的荔枝樹,其山坡上的地表土層,已經被挖成像“梯田”似的長形條塊,山坡上有人深挖砌成永久性的水泥水池,用于澆灌荔枝樹。

2014年,觀音山公園委托滄州科技事務司法鑒定中心對公園內現有荔枝樹的總面積進行鑒定,確定觀音山公園范圍內至少存在荔枝林13塊,被毀林地用于種果樹的面積高達1085.91畝,這1085.91畝林地,實屬當地人不擇手段“蠶食”原生態森林。

配圖:2010年1月25日,觀音山公園內佛緣路普渡橋附近山坡上違法新開的荔枝園發生火災,原因為村民砍伐林木后準備焚燒土地上雜草等,作改種果樹之用,火勢越燒越旺,燒到附近林木,引發了一場大面積火災,雖被公園安防人員極力滅火撲救,但仍損毀山林面積達1000多平方米。

配圖:當地村民在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種植的荔枝林內焚燒垃圾及樹葉。

配圖:觀音山公園內當地村民濫砍濫伐森林的情景。

配圖:觀音山公園內當地村民濫砍濫伐森林的情景。

配圖:觀音山公園內被毀林地上到處散落著噴灑果樹的農藥瓶子。

配圖:觀音山公園內被毀林地上已經挖成永久性水池。

配圖:滄州科技事務司法鑒定中學勘查觀音山公園內當地村民違法毀林私建別墅、工廠、商店等建筑物。

配圖:觀音山公園內被砍伐森林種上果樹處俯瞰圖。

曾有網友支招,毀林是違法行為,你們可以報案??!

以上毀林的一樁樁,一件件都詳細記錄在案,向上匯報。結果……沒有結果。

2022年2月16日,《求是》雜志出版了《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制道路,更好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制體系建設》。

文章強調,法治興則民族興,法治強則國家強。文章指出,要深化法治領域改革。圍繞讓人民群眾在每一項法律制度、每一個執法決定、每一宗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公正這個目標,深化司法體制綜合配套改革,加快建設公正高效權威的社會主義司法制度。

顯然,《求是》雜志出版最高領導的重要文章,并沒有引起東莞某些官員的重視以及學習,更不用談如何改進了。

這就是東莞真實的法制環境!而以上還僅僅只是人為在觀音山毀林的森林一角。

以下觀音山美景圖一覽:

 

大家都在看

相關內容

猜你喜歡

prevnext
av一本久道久久波多野结衣
<th id="jjrnp"></th>
<span id="jjrnp"><video id="jjrnp"><strike id="jjrnp"></strike></video></span>
<span id="jjrnp"><video id="jjrnp"></video></span>
<strike id="jjrnp"><noframes id="jjrnp">
<span id="jjrnp"><noframes id="jjrnp">
<span id="jjrnp"><video id="jjrnp"></video></span><th id="jjrnp"></th>
<strike id="jjrnp"><video id="jjrnp"></video></strike>
<ruby id="jjrnp"><video id="jjrnp"><ruby id="jjrnp"></ruby></video></ruby><th id="jjrnp"></th>
<th id="jjrnp"></th><th id="jjrnp"><noframes id="jjrnp"><th id="jjrnp"></th>
<thead id="jjrnp"><noframes id="jjrnp">